身价缩水233亿美元,孙正义亏大了?

前几天,《福布斯》杂志发布了 “2022 年日本富豪榜 “,优衣库创始人柳井正以 236 亿美元的身价登顶。在去年的富豪榜上,他排名第二,身价为 420 亿美元,今年与去年同期相比,身价缩水了 44%。

排名第二的是自动化设备厂基恩士的创始人滝崎武光,身价为 216 亿美元。他去年身价为 258 亿美元,排名第三。

2021 年以 444 亿美元身价登顶的孙正义在今年遭遇了滑铁卢,仅仅以 221 亿美元的身价排名第三,财富缩水幅度超过 50%。

无论从绝对数字还是比例来看,在过去的一年里,孙正义都是身价衰退幅度最大的日本富豪。

孙正义亏得脸都绿了?

今年 5 月 12 日的软银业绩发布会上,孙正义多次向投资者保证,” 软银的债务负担是可控的,他正在采取不同战略来适应动荡的市场 “。与去年此时的意气风发相比,今年站在台上的孙正义显得保守谨慎了许多。

在软银集团公布的 2021 财年(2021 年 4 月 1 日至 2022 年 3 月 31 日)年报中,集团净利润亏损约 1.7 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 893 亿元),旗下愿景基金净亏损 2.64 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 1387 亿元)。不仅是该公司成立四十年来最大规模的年度亏损,更是全球风投史上最大的亏损。

和许多喜爱不动产、能源产业等稳健投资的企业家不同,孙正义唯爱投资 ” 高风险高回报 ” 的科技股。这让他在 20 多年里享受着互联网腾飞时代的巨大红利,比如他在 2000 年给阿里巴巴投下了 2000 万美元,到 2014 年时已经涨至 580 亿美元,一举助他跃升为当时的日本首富。

然而到了今天,互联网企业风光不再,科技股也不再是稳赚不赔的生意。在2022 年一季度,愿景基金投资持有的 34 只科技股中,有 32 只出现亏损,包括韩国电商巨头 Coupang、新加坡网约车平台 Grab、印度移动支付巨头 Paytm、美国最大的外卖平台 DoorDash 等。

在阿里巴巴这个成功案例后,孙正义一直以来都对中国市场青睐有加。然而在过去一年里,中国的互联网企业显然不是特别给力。

马云与孙正义

根据软银财报显示,愿景基金一期前三大亏损来自滴滴、Wework、Grab,愿景基金二期的前三大亏损来自 Wework、京东物流和叮咚买菜。前五大亏损企业里,中国互联网企业独占三家。

就连曾经给软银带来了 2900 倍回报率的阿里巴巴,其股价在过去一年时间里,跌幅一度超过 50%。孙正义与中国互联网企业的蜜月期,似乎已经一去不复返。

他不再愿意来

中国撒钱了?

疫情发生后的这三年,对于孙正义和软银而言相当刺激。

2019 财年,软银集团净亏损 7000 亿日元(约合人民币 368 亿元),创下上市 15 年来最大亏损。

2020 财年,软银集团依靠投资韩国版阿里巴巴 Coupang 实现大翻身,净利润达到 4.9 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 2575 亿元),创下日企上市公司最高盈利纪录。

到了 2021 财年,软银的亏损又达到了 1.7 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 893 亿元)。

生意场上的大起大落并不鲜见,令人意外的是孙正义面对此次亏损时,与以往截然不同的谨慎态度。要知道,自从商以来,孙正义无论运势如何,始终保持着十分积极乐观的态度。

在软银刚刚成立之初,他曾经对着当时的员工发表过一段热情洋溢的演讲,鼓励大家奋勇向前,但他的员工们并不怎么买账,将那段讲话的内容全部透露给了媒体,他因此被贴上 ” 傲慢、自大 ” 的标签,一时间,本国的知名媒体纷纷拒绝刊登他的广告,觉得他太张扬,恨不得将那点野心写在自己脸上。

2010 年的孙正义,正在推广 3D 手机

就算是在公司遭遇巨大亏损、又身处疫情漩涡之中的 2020 年,孙正义的态度仍然十分乐观,告诉大家现在软银的处境并不糟糕。

在投资领域,孙正义有着超乎寻常的自信。在所有人都摆出一副防御姿态迎接寒冬时,他仍然我行我素,相信自己有力挽狂澜的能力。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在 2006 年时,他在手里只有 2000 亿日元的情况下,花 1.75 万亿日元并购了电信运营商沃达丰。这笔交易达成后,软银的股价一度下跌了六成,在所有人都替他捏把汗的时候,沃达丰后来翻身成为日本经营业绩最好的运营商。



但这一次,一向乐观的孙正义变得保守起来。在 5 月 12 日的业绩发布会上,他表示自己将会改变未来的投资方针:减少进攻型投资,进入防御模式。更具体来说,与 2021 年相比,软银在 2022 年的投资额将减半或减少四分之一。

其中他尤其强调,软银未来在中国的新投资将会更加谨慎,也会进行更严格的尽职调查。看来以滴滴为首的中国互联网企业,真的伤孙老师很深。

在互联网经济顺风顺水的那些年里,孙正义总是一副自信的进攻姿态,与大多数日本企业家截然不同。当泡沫逐渐退去,这位强势了大半辈子的企业家,或许要开始学着如何稳扎稳打、进入防御模式了。

软银再无接班人?

财富的缩水或许只是一时的困境,孙正义与软银在过去一年里遭遇了一个更加严峻的危机:人事动荡,得力助手相继离职。

今年年初,在任 9 年的软银首席运营官(COO)马塞洛 · 克劳尔 ( Marcelo Claure ) 宣布离职。他曾在 2019 年 Wework 财务状况十分糟糕时出任其 CEO,带领公司起死回生,可谓孙正义的左膀右臂。

孙正义与克劳尔

据美国《财经》杂志报道,克劳尔离职的原因是因为一场薪酬纷争。在离职前,他的年薪高达 1700 万美元,在公司内部仅次于孙正义本人。在《纽约时报》去年的报道中,克劳尔曾在私下向公司内的人透露,孙正义曾经与他讨论过更高的薪酬(一笔至少 10 亿美元的奖金),但一直没有兑现。最终,这场风波以克劳尔离开公司结束。

这并非是软银近年来的第一例高管出走事件。

2014 年,孙正义用高薪聘请尼科什 · 阿罗拉担任软银的总裁兼任首席运营官。他曾在接受日本媒体采访时公开表示,阿罗拉是自己理想的接班人,因为他善于发掘人才,并且对于未来有着深刻独到的见解。

可惜仅仅两年之后,阿罗拉就辞去了总裁一职。在软银的公开声明中,阿罗拉离职是因为在接任时间上与孙正义产生分歧。但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阿罗拉在印度市场的大额投资和并不理想的业绩或许才是他离职背后的真相。

阿罗拉曾被网友戏称为 ” 印度太子 ”

除此之外,阿洛克 · 萨马、佐护胜纪等人也接连离开了软银,两人的离开都和公司内部的明争暗斗、多方势力博弈有关。



多位左膀右臂的离开使得如今的孙正义陷入了没有接班人的境地。孙正义 19 岁初出茅庐时,曾为自己定下 60 岁退休、将公司交给接班人的计划。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退休年龄也是一再延后。

2017 年时,他在东京年度股东大会上表示,自己会在未来十年内确定一名接班人。2019 年,他则透露自己会在 69 岁时退休。到了 2021 年,64 岁的孙正义再一次推后了自己的退休时间,表示自己在 70 岁之后还会继续掌握软银的控制权。

无论怎样延长在职时间,今年已经 65 岁的孙正义都要无可避免地面对身体机能的衰退。只希望他能够在退休之前,为自己一手打拼下来的软银帝国,找到一位理想的接班人吧。

日本富豪财富集体缩水

尽管在 2021 年财运不佳、资产缩水 50% 以上,但孙正义在《福布斯》发布的 “2022 年日本富豪榜 ” 上,仍然位列第三,并且和排名第一的柳井正差距不大。

在日元汇率下跌、全球经济不景气以及通货膨胀的影响下,不仅是孙正义,所有日本富豪的钱包都遭到了重重的打击。

在今年日本的 50 大富豪中,有 38 人的身价都呈现下滑趋势,总资产缩水三分之一。这一表现与去年大相径庭,2021 年日本 50 大富豪的总资产较前一年增长了 48%,第一次所有上榜者的身价都在 10 亿美元以上。

今年的日本首富,优衣库创始人柳井正同样没有逃开身价暴跌,资产下滑了 44%。俄乌战争的发生对于优衣库的营收产生了重大影响,不仅原材料因为战争原因价格飙升,优衣库还因为外界的强烈抵制而关闭了俄罗斯当地的 50 间门店。

柳井正

不仅仅是日本,全球各地的富豪们在最近一年中,都难逃财富缩水。彭博亿万富翁指数显示,马斯克在过去一年中,其个人资产已累计蒸发 541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3672 亿元,是今年损失最为惨重的富豪。苹果、亚马逊、微软等科技股的大跌,也使得贝索斯、巴菲特等富豪的资产大幅缩水。

美国银行全球研究首席投资策略师 Michael Hartnett,美股投资者在未来一年里都将遭受冲击。也就是说,在俄乌战争、新冠疫情和通货膨胀等多方面影响之下,对于富豪们来说,这场 ” 缩水之旅 ” 或许只是刚刚开始。

来源: ELLEMEN睿士



 33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