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纽约文联世界网刊王中明老师对汉俳与微诗的点评

三句微诗

妙妙(新西兰)

灵魂

 

看不见

摸不着

而你,却主宰着我

爱情

 

没有对错

突然间,陷入一种病态

且无药可医

结婚

 

人生最大的赌注

给自己的下半生找个归宿

哪怕要赔上一生的幸福

2022.05.26

 

中明语:  妙妙的《三句微诗》,很深刻。灵魂能主宰人,因“灵魂比剑更强”(巴尔扎克);〈灵魂〉中的“而你”,似应换作“而它”。〈爱情〉,诠释元好问的“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如今在中国,爱情多为利益所绊,或为“无药可医”的另类“病态”。〈结婚〉说结婚是“人生最大的赌注”,而赌博,输多赢少。罗曼罗兰说“缺少爱情即无美满婚姻”,在当今人心不古的情况下更如此,即便当初有爱情,后来也常变质。
又端阳

妙妙(新西兰)

 

一勺汨江水

离骚情涌楚风吹

粽香醇酒醉

 

风吻千行泪

石沈存义终不悔

忠魂千古垂

 

逐浪健儿追

举桨挺舟百舸飞

助我借龙威

2022.06.02

蟹爪兰

妙妙(新西兰)

 

你张牙舞爪

却护卫着朵朵芬芳

人们被肆虐而陶醉着

2022.05.31

 

中明语: 妙妙(孙妙捷)汉俳《又端阳》三首,叙事重点突出,史实民俗结合,兼有议论;语言讲究,音律和谐,词味甚浓;句无季题,然季题在诗题中。妙妙的汉俳,与台湾著名诗人谢明辉的汉俳,各有千秋,都为纽约文联网刊增色。
        《蟹爪兰》不是汉俳,是三行诗,运用拟人、夸张、对比、反用等修辞,以生动的语言,塑造个性鲜明的形象。被“肆虐”却“陶醉”,乃愿“打“愿“挨”,如此反用肆虐,妙不可言。

妙妙(新西兰)

 

晃如梦一样

琴弦声颤诉衷肠

入曲惹悲伤

 

云朵迎空荡

阳光灿灿透天窗

金辉耀四方

 

回首夜芬芳

昙花一现溢馨香

韦陀情烙殇

 

心意尽飞扬

爱河情醉欢歌唱

梦里俩徜徉

 

明眸双泪淌

坠落红尘人海茫

谁在水一方

 

落笔万千行

丝丝心语入篇章

愿地久天长

2022.05.30

 

中明点评:  妙妙(孙妙捷)诗《殇》,或因有感于五月二十日网络情人节,而为昙花和韦陀凄美浪漫的神话爱情传说所作。前两段,作者在阳光明媚的室内,边隔窗眺望蓝天白云边弹奏乐曲,却“入曲惹悲伤”。这形成环境与情感的强烈反差,贴近诗题。第三段,夜观“昙花一现”并联想此花情史,与前两段形成因果关系,前两段因此而属于倒叙 ; “溢馨香”和“情烙殇”是情感的强烈反差,点明诗题。第四段情绪反转,谈昙花与韦陀坠入爱河的享受。第五段又回归悲伤,讲花神被贬凡间却寻不到情郎时的悲哀,其时对方已被上天罚入佛门,后来成了护法神。此段是对佛教摧残爱情的控诉,对诗经中“所谓伊人”的寻觅,然一个“谁”字却道尽寻而不得时的迷惘及感伤,进一步诠释了诗题。末段,作者走出悲伤,借“万千行”“心语入篇章”,表达对天下有情人的良好祝愿。至此,可见作者深谙晏殊诗的一个特点,即善于走出伤感。不仅如此,作者还有所发展—-化悲伤为豁达甚至乐观,而不像李煜那般深陷悲观拔不出。此诗是否借“声颤诉衷肠”,隐约反映作者的一段曲折爱情经历,不得而知。

 

汉俳一题二首
月儿亮

妙妙(新西兰)

 

月儿亮故乡

梧桐滴雨桂花香

篱下菊芬芳

 

心越万重洋

几许乡愁洒一方

梦里见亲娘

2022.06.14

 

三句微诗

妙妙(新西兰)

 

 

远在天边

多少人却把你挂在心上

虽然,你时圆时缺

 

 

只为悦人

你倾其一生

绽放

 

 

片页之薄

却容天下之大

几家欢喜几家愁?

2022.06.14

 

 纽约文联网刋王中明点评:
         妙妙(孙妙捷)女士的汉俳一题两首《月儿亮》,微诗三首《月》、《花》、《书》,诗小格局大,言浅意蕴深。
        《月儿亮》两首,既各自独立,意思上又紧密相连且递进,题目突破圆月套路,寄予思乡、团圆的美好愿望,因而笔者将两者视作一体。
        “故乡”呼应“亲娘”,“滴雨”对应“洒”,“篱下”携手“梦里”,皆安排巧妙。那几个植物意象十分讲究。“梧桐”寓祥瑞,“梧桐滴雨”应化自李清照的“梧桐更兼细雨”,暗喻“几许乡愁洒一方”,因而滴的洒的是乡愁的泪雨,暗合李氏“怎一个愁字了得”。这泪雨滋润得“桂花香”、“菊芬芳”,感伤且浪漫。桂花常与秋和月联系,寓意吉祥、长寿、富贵,有道是“桂花开放幸福来”“歌词”;菊花是高雅纯洁的象征,“篱下菊芬芳”,范围在自家,表达的应是对母亲的良好祝愿,这由诗眼“梦里见亲娘”可感知。这亲娘或也指海外游子的母亲—-祖国。
        两汉俳的首句展现了“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般的意境,然“心越万重洋”,生动具体,棋高一着。
        三句微诗里,《月》与《花》是同《月儿亮》有关的感悟。《月》中的“天边”及“心上”,形成高下、远近、大自然与人的强烈对比,揭示月亮在中华传统文化中深入人心的象征作用。《花》,用拟人法赞花对人类的无私奉献,提示人应知恩图报,且莫一味贪婪地向大自然索取。《书》,提示书中自有乾坤,“除野蛮国家,整个世界都被书统治着”(福尔福特),这多少可以解释“几家欢喜几家愁”。
        诗贵精练,简洁是语言的灵魂等常识,很好地体现于上述诗中,且言简意赅,值得格外关注。
           06/14/2022于纽约

 

汉俳诗分享!中国农历二十四节气,南半球的纽西兰今天是冬至,而北半球的中国是夏至,冷暖两层天!时间相致却倒了截然不同的两个季节。祝福南北半球各位亲友在不同的季节里幸福安康!
冬至

妙妙(新西兰)

 

冬至话吉祥

沸滚汤圆饺子香

南北祭时忙

 

窗外雪飞扬

白天最短夜宵长

深更恋暖房

 

梅绽泄春光

远途跋涉苦寻芳

踏雪一行行

 

夏至

妙妙(新西兰)

 

盛夏日辉煌

流云逐彩碧空扬

早晚见骄阳

 

入梅雨水汪

几家农户几家忙

耕作富田桑

 

蝉鸣槐树芳

满庭清月影隔窗

思醇品酒香

 

纽约文联网刊王中明点评:
        妙妙女士(孙妙捷)的汉俳《冬至》、《夏至》各三首,祝福亲朋(见诗序),展示民俗及海外游子思乡情,呼应联合国确认的6月21日为庆祝冬/夏至国际日,构思巧妙,文笔流畅,乃佳作。
       《冬至》第一首,系梗概介绍。冬至是中国特有的二十四节气之一,古时称“冬至大如年”、“冬至节亚赛年节”。如今冬至虽已不如古时受重视,但届时南方吃汤圆、北方吃饺子等简单习俗仍在,体现“南北祭时忙”,忙于“话吉祥”。第二首道出冬至“白天最短夜宵长”的特点。妙妙“深更恋暖房”,隔窗体味冬至“雪飞扬”,深感“雪花随风不厌看”(戴书伦 小雪),欣喜之情异于白居易的伤感——“邯郸驿里逢冬至,抱膝灯前影伴身”(《邯郸冬至夜思家》),然属别样乡思。第三首介绍作者次日远足“苦寻芳”(踏雪寻梅),体验“梅绽泄春光”、“雪却输梅一段香”(卢梅坡 雪梅 其一)、“玉骨那愁瘴雾,冰姿自有仙风”(苏轼 西江月 梅花),以励志并展示《冬至》“一句新诗思无限”(晁补之  洞仙歌  梅)。这三首诗连成完整的故事情节,是对汉俳的有益尝试。
       《夏至》第一首,尾句点明节气特点是日照最久。“见骄阳”和“流云逐彩”,分别呼应“日辉煌”。用辉煌形容太阳,与意大利歌曲《我的太阳》中“辉煌灿烂的阳光”较相似;“彩”指彩霞,也应指高山上的花草树木,则“流云逐彩”更如平远山水画般意趣横生。第二首谈长江中下游等地区6月初进入梅雨季以来所形成的涝,即“汪”,,以及当地农民在6月21曰左右的夏至,仍忙于排涝、“耕作”,力争把“江乡梅熟雨如倾”(袁燮  梅雨)的危害降到最低,而基本不像古人那样在夏至祭神以祈求灾消年丰。“田桑”在此泛指农事,因此“富田桑”直指诗题内涵,即二十四节气是古代农耕文明的产物,其中“二分二至”尤如此,关乎粮食丰收(“富田桑”)和民生。古诗涉及梅雨时,多赞其能促丰收,却少谈其弊。用“几家…几家”代替大众,是南宋以来江南民歌的习惯。第三首,“蝉鸣槐树芳”,与白居易《思乡》的“蝉鸣槐花枝”近似,然妙妙并非“块然抱愁者”,见于“芳”及后两句。尽管《华严经》讲“月印万川”,然妙妙夏至于新西兰寓所望清月,一定寄托着中国式的“月是故乡明”(杜甫  月夜忆舍弟)、“明月千里寄相思”(歌词)。中华文化中的月亮首先象征母亲与女性,中国人也视祖国为母亲,因此“满庭清月”也应以小喻大地被理解为中华大地洒满月光,这更使“影隔窗”有李白“举头望明月”后“低头思故乡”的况味,同时印证着宗白华谈《周易  离卦》时的话:“离也者,明也,明古字,一边是月,一边是窗,这是富有诗意的创造。”妙妙对此有所发挥,将“满庭清月”配以闲适的“思醇品酒香”,情形略似明代张太复《明花草堂年谈》中的情境,“……天上月色能够世界……人在月下,亦尝忘我之为我也……置酒破山茅舍,趋步庭中,幽华可爱……”妙妙因此或可学李白“月下独酌”、“把酒问月”并“举杯邀明月”,学苏轼“把酒问青天”,来发思古之幽情,以抚今之乡思,浪漫又感伤。这窗除了与宗白华所谈的窗联系,还与《冬至》之窗对应,分别展示“槐花香”和“雪花扬”,室内则分别充溢“酒香”及“饺子香”,不过,这对海外游子而言,“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李煜  《相见欢》)。
         综上,这两组应季诗值得推广。

 38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