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高中生“奸杀教师”被判无期 10年后疑“真凶”被曝…

2009年8月25日晚上,湖南娄底冷水江市,一栋6层高的居民楼楼顶,一名女性浑身赤裸地躺倒在地,嘴吐血泡,呼吸困难。

22时许,有人发现并将她送往医院抢救,可惜的是,受害者最终抢救无效去世,年仅41岁。

这起案件进展得很快,不到一周,两名16岁的高中生被抓归案,并被判为强奸罪,判处无期徒刑。



但这两名高中生拒不认罪,宁肯拒绝减刑,也要一直喊冤。

多年来,他们的父母四处奔波为孩子洗脱罪名,根本没人愿意相信。

直到十年之后,却被爆出“真凶”疑似另有其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女教师深夜遇袭,不治身亡

冷水江制碱厂是个国企大厂,离厂不远的生活区里住的都是职工家属。

同事邻里间抬头不见低头见,纵有些鸡毛蒜皮的矛盾,也没有痛下杀手的死仇。

但那天,这里却出了一桩命案。

受害者刘冰(化名 )是制碱厂职工子弟学校的英语老师,楼里的邻居都知道,她素来有晚上上楼顶散步的习惯。

事发当天,她和往常一样,一个人去了楼顶。

过了一段时间,刘冰的儿子发现她还没有回来,便打电话询问,可他连打了三个电话,始终没人接听。

儿子有些担心,赶紧拉着表妹一起去天台找,当走到楼顶两个水塔中间时,他听到了喘息声。

因为天太黑,他心里害怕,就冲下楼回家找长辈求助。

等他再次拿着手电找到天台时,眼前的一幕让他心惊胆寒:

母亲躺在水塔的角落,口鼻出血,呼吸艰难,上半身是赤裸着的,内衣被丢在一旁,上面还沾着血迹。



他赶紧打电话给父亲,一起将母亲送去医院。

等到了医院,刘冰的呼吸已经非常弱了,低于每分钟10次,急诊的外科医生拼尽全力,依然没能将刘冰救回。

根据尸体检验鉴定书显示:

“死者生前被他人持钝器及拳头致伤头、面部,造成头皮广泛性淤血,蛛网膜下广泛性出血,钝性外力致伤颈项部、手堵嘴压迫呼吸道、造成窒息,导致呼吸、循环衰竭死亡。”

刘冰向来不爱与外界交往,性格温和,和旁人少有争吵,到底是谁会对她下狠手?

嫌疑人竟是两高中生

案发当晚,警方连夜展开侦查,他们最先怀疑的对象是刘冰的丈夫,但一个举报电话让他们改变了侦察方向。

有居民举报称,当晚他曾看到两个年轻人在14栋的楼梯往上走。

也有另一位居民提供了证言,称在博大医院附近看到这两个年轻人,而博大医院距离事发的11栋楼只有数十米。

这两位年轻人就是刘浒和谢伟,当时正在读高二,他们曾是刘冰教过的学生。

8月27日晚上,也就是事发两天后,刘浒和谢伟被警方带走。

经过两天三夜的突审,他们如实交代并承认了犯罪事实,在判决书上是这样显示的:

2009年8月25日晚,刘浒和谢伟在观看淫秽视频后产生性冲动,他们知道刘冰孤身一人在楼顶散步,遂去了11栋楼顶合谋强奸刘冰。

谢伟趁刘冰背对他时用木棒攻击了她的后脑勺,刘浒随即冲上去将刘冰的眼镜打碎。

刘冰被踢倒在地后,两人将她抬到水塔一旁。刘浒先强奸了刘冰,谢伟后强奸。

几分钟后,谢伟听到好像有人上楼,两人便离开案发现场。逃跑时,刘浒还在刘冰的腿部、腹部踩了几脚。

犯罪行为之恶劣,犯罪动机之卑鄙,连周围群众都愤恨难忍。

当初,警方带着他们去指认现场时,碱厂很多人都喊着要打死这两个孩子。



但是在二审开庭时,刘浒和谢伟却当庭翻供,称自己是被”刑讯逼供”,实际上根本没有犯罪。

他们这是为了脱罪而当庭撒谎,还是真相另有隐情?

被判处无期后,他们拒绝减刑

二审的时候,为避免出现冤假错案,主审人倾向于撤销一审原判,发回重审。

但最终,法院并未采纳他们说的“刑讯逼供”的说法,判了两人无期徒刑。

到了监狱之中,刘浒和谢伟一再申诉,尽管服刑期间表现良好可以获得减刑,但是两人都拒绝写悔罪书,并坚决地说:“要么死在监狱,要么清清白白出去”。

两人的父母也在外奔走申诉,他们认为,法院的判决主要是“以口供为主,缺乏人证物证的支撑,甚至不排除存在刑讯逼供。”

据《南方周末》报道,刚开始谢伟的父亲谢国东也不相信儿子是清白的,他想着儿子不是承认了吗,但是谢伟却哭着告诉父亲,”爸爸,他们打得我实在受不了了。”

谢伟的父母和刘浒的母亲也在不久后因涉嫌包庇罪被刑拘,他们都在口供上承认了包庇儿子,但都说是遭到了刑讯逼供。

刘浒母亲因为不肯写悔过书坐了4年牢,谢伟父亲谢国东被判刑3年、缓刑3年,刘浒母亲被取保候审。

但2010年的时候,谢母去检察院喊冤时,因为包庇罪和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起诉,便离家出走,被警方列为网上在逃人员。

据《凤凰WEEKLY》报道,”2010年9月出狱之后,谢国东只能做零活维持家用,因为在刑讯逼供时左腿受伤,很多人不愿意请他做事,还要照顾上小学的二儿子,谢家成了贫困户,需要政府的救济。”

谢伟的母亲为了给儿子申诉,只能走路或者搭车去北京上访,有时没钱了就给人家做保姆,或是捡垃圾为生,在外漂泊了7年。

直到2019年,谢母想坐火车去娄底监狱看看儿子,刚到冷水江火车站就被带去了看守所,并因涉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被立案调查。

而刘浒父亲精神变得不正常,赚的钱只够自己花,刘浒母亲一个人去了广州打工,整整6年没有回家,每隔三个月去北京上访一次。

原本幸福美满的两个家庭从此坠入无尽的黑暗中,支撑他们活下去的,是替儿子奔走申冤的愿望。

案件疑点重重

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的老师叶竹盛起初也认为这起案件没问题,但他将这起案件放在课堂上让学生探讨时,竟有18名学生觉得这起案件存在瑕疵。

叶竹盛老师便带着律师团队进行了一番仔细调查,他们发现这起案件几大疑点,经不起反复推敲。

首先,事发的楼栋是11栋,而所有证言都只能证明他们去了斜对面的14栋,没有人证、物证能证明他们走进了11栋。

对此,警方的回应是说他们确实到了那屋顶上。

其次,作为作案工具被提交法庭的木棒上,并没有检测出毛发、血迹和指纹,却被当作物证送上了法庭。



警方的理由是该作案工具由于被雨水浸泡失去了证据。

第三,根据判决书的描述,凶手作案时间在当晚8到9点之间。

而根据搜狐新闻《后窗》电子杂志的描述,谢、刘二人在这一时间段没有出现在案发现场的时间依据:

谢伟口述自己当晚8点左右在家吃完饭,刘浒去到他家,8点20分左右出门散步,楼下8点20分左右收工回家邻居能作证。

谢、刘二人散步经过了一个诊所,并跟在诊所打针的谢国东打了个招呼。

离开诊所后,他们经过菜市场走到门球场,谢伟突然感觉肚子不适,但是找不到厕所,刘浒提议去14栋的楼顶方便,在上楼的时候他们遇到了后来举报他们的居民。

大概8点40分的时候,他们下楼回家,经过菜市场的时候谢伟接到父亲的电话,让他去诊所接弟弟回家,于是他去了诊所,当时是晚上8点56分,谢国东正在做皮试。

关于谢伟去诊所的事情,诊所医生可以作证。

警方则认为两人的父母存在包庇儿子的行为,因为他们将谢刘二人当天的行踪记得很清楚,这一点很可疑。

第四,也是很关键的一点,刘冰的尸检报告没有显示出被强奸的迹象,身上也没发现精斑和指纹,在刘冰内衣上血迹检测结果显示,没有检出谢、刘二人的DNA,血迹是刘冰和另一男子共同所留。

但警方认为,刘冰的内衣混合了很多工作人员的汗液和皮屑等DNA成分,可能被污染了。

也有两名居民反映,在案发当晚9点多,她们在11栋楼下碰到一个陌生男子,男子抽着烟背对着她们。

这至关重要的“另一男子”又是谁,为什么不将他缉拿归案?

案件新转机

这个疑问,直到10年之后才得到回复。

2019年,坊间流传的“真凶”张某被警方从广州抓回,他就是血迹来源的”另一男子”。

张某是冷水江市人,1990年出生,案发时年仅19岁。

在邻居和张某母亲的嘴里得知,张某在村里一向是个乖孩子,热爱学习,奖状贴满整面墙壁。

但是成年以后的张某却像换了一个人,2011年,张某因盗窃罪被判刑7个月;2013年,他因持刀抢劫580元被判刑4年10个月。



对于“奸杀教师案真凶”的说法,张某的母亲说,自己不相信儿子在见到血泊里的中年妇女还能有性冲动,他应该是去上前施救的。

张某的家

但冷水江市公安局负责人明确表示张某与该案有关,却是以“猥亵或侮辱尸体罪”被起诉,同时他也否认了谢伟和刘浒无罪论。

他说,“一个案件是公安、检察、法院的行家,一层一层过的(把关),(媒体)隔行如隔山,不要轻易下结论。”

2020年1月18日,湖南省高院发布通告称对谢、刘二人的强奸案进行申诉复查。

但申诉复查并不意味着冤案平反,只是对过往存在的疑点进行审核,案件能否再审仍要看复查的结果。

现在两年过去了,关于这起案件的后续并未看到权威媒体的报道,在湖南省高院的官网上也没搜索到相关案件,不知结果究竟如何。

但他们的父母依然在为儿子申冤。

无论如何,真相永不会沉默,为善的终有善报,作恶的自有惩罚。

希望每一次法律之锤敲响时,公平与正义总能如约出席。

来源: CEO商业内参



 338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