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三地惊现猴痘感染者!患者:比新冠痛苦100倍

9月6日,香港报告了首例猴痘病例,

9月16日,重庆发现了境外输入猴痘病例。



10天,2座城市,同样是境外输入,

再加上此前的台湾省外输病例,

目前中国已经有3地出现了“猴痘”感染者,

这种无比“辣眼”的病毒,离我们还有多远?



01

香港

9月5日,一名30岁的男子从菲律宾乘坐飞机抵达香港,此前,他曾经前往美国和加拿大旅行,并且进行了一些“高风险活动”。

虽然天气闷热,但他全程穿着长衣长裤,并且表现得“遮遮掩掩”……

到达香港后,菲律宾男住进了西营盘华美达海景酒店隔离,但隔离第一天,他就开始发病——咽喉肿胀、吞咽困难,更恐怖的是,他全身长出了密密麻麻的疹子!


工作人员一看:

这也不像新冠啊,难道是猴痘?!

之后,他被紧急送往玛丽医院复诊,没错!是猴痘!


之后,香港紧急召开疫情记者会,

将猴痘的应对等级,提升到了“戒备”。

幸好,他没能蒙混过关流入香港。


台湾

早在6月24日,中国台湾地区就出现了首例猴痘病例。

那是一名从德国输入的25岁留学生,在6月16日乘机返台后,于6月20日出现了发烧、喉咙痛、全身红疹等症状,随后就医,确认为猴痘感染。



由于防疫措施不到位,这名感染者在“情况不明”的情况下竟然跨县市就医,所过之处,接触了形形色色的人,其直接接触者超过了20人!


短短几天后,第二例猴痘又来了!

7月3日起,一名居住在台湾北部地区的30岁男子出现了发烧、生殖器官肿胀等症状,此时的他正在美国出差。

 

7月5日,“实在熬不住”的他自行前往了医院,但医生却并未进行相应检测,只是开了一些抗生素让他服用……

然而服药后,他的病情不仅完全没有缓解,反而出现了全身红疹、腹泻等症状。

结果,又拖了一个星期。

一直拖到了登上回家的飞机,7月10日终于在入境时被发现“状况不对”,被机场检疫人员送医,于7月12日被确诊:猴痘!

吓得台湾医生惊呼:

危险!一旦入侵社区就“断不了根!”


重庆

9月16日,重庆市确诊1例境外输入猴痘病例。

这是此轮疫情以来,中国内地首次发现猴痘病例。

感染者为国外中转重庆入境人员,在转机集中隔离期间出现了皮疹等症状,随后被确诊。

之后,感染者被迅速转至定点医院集中隔离治疗,目前情况稳定,其密接者也都已落实隔离医学观察措施。

经专家研判,该病例入境重庆即被隔离管控,无社会面活动轨迹,疫情传播风险低。

中国三地出现感染者,从港台到内地,

新加坡、韩国等亚洲多国也都陆续出现了感染者。

病毒似乎正在虎视眈眈。

02

猴痘,正在全球疯狂炸开!截至9月1日,世卫组织已收到来自102个国家/地区的感染病例超5.3万!

8月11日,美国猴痘突破9000例,成为了目前全球感染病例最多的国家,几乎所有州都被席卷,官宣进入“紧急状态”!

而9月15日,仅仅1个月后,美国的感染者数量上升到了2.15万例!其中,非裔感染者的人数不断上升,已经由15%升至39%。

病毒,在短短数月席卷了几乎所有州,其中最严重的加州感染人数已超过了4500。


虽然“猴痘”的临床多为轻症,但致死率却高达10%!

开始时,专家信誓旦旦地称,“虽然病毒传播性很强,但不会造成生命危险”。

可话音未落,得克萨斯州就出现了死亡病例。

就在大家都以为这是个意外时,9月8日,加州也出现了猴痘死亡病例,距离上一个感染死亡病例不足一个月。

不仅在美国,在全世界多国都相继出现了死亡病例。


危险,已近身边。

而且,随着病毒不断变异,很多人类的原有认知或正在击穿。

3个月前,猴痘开始进入公众视野,

当时,我和很多人一样,觉得这种“天花”的近亲虽然可怖,但还远远不足为惧,因为在此前大量的研究中,有人称“仅仅只会通过同性之间的性行为传播”、“成年且有不洁性行为的男性才会感染”……

但不知是病毒在不断变异,还是此前的研究有误,眼下发生的一切,已经彻底击穿了人类原本的认知和想象。



第一,猴痘的感染人群已遍布老幼妇孺。

女孩卡米莉(Camille Seaton) 是美国乔治亚州的一加油站的收银员,和所有人一样,最初听说“猴痘大多数都是在男性之间传播”,所虽然知道美国已经出现了很多病例,但她并未在意。

7月11日,她发现脸上突然长了一个痘痘,以为是痤疮。

然而几天之后,“痘痘”开始变白,而且越长越多,她还出现了发烧、皮疹、头痛、疲劳、关节痛和肌肉痛……

察觉不对的她慌忙赶到医院,随后便被确诊“猴痘”。

她成了乔州的首例确诊者,一名年轻、健康的女性。


8月10日,德国出现了首例儿童感染者。

这是一名4岁的女孩,家住巴登符腾堡州,因为家中大人被感染,因此孩子也被感染了……

而在她确诊的同日,荷兰一名男童被紧急推入了阿姆斯特丹的医院,孩子全身20多个部位长出了红棕色的颗粒,随后被证实是“猴痘”。

同日,巴西卫生部报告:已发现8岁以下儿童的猴痘感染者至少5人。

目前,欧洲、北美、南美的儿童感染者正在不断增加。



第二,猴痘的感染方式防不胜防。

美国的第一例女性感染者,是一名在Airbnb(民宿)做清洁的女工,每次都是客人退房离开几小时后,她才进房间打扫,并且都戴着口罩、手套。

然而,她仍然被感染了,其后经过溯源,感染原因是:“给客人换洗床单。”

还有前面感染的收银员卡米莉,她只是因为接触了携带病毒的现金,就被感染了,之后“可能只是不经意间触摸了我的脸,然后病毒就转移了……”

“我脸上的病变最先出现,肿块在我脸上停留了整整一个半星期。

当我的脸开始愈合时,我的身体上开始出现肿块……手上长了很多,所以我很难用手做任何事。

我不能拿手机,甚至不能折衣服,一点点小事都非常痛苦。”

是的,您没看错,

目前猴痘的传播已经不再需要皮肤接触。

休斯顿纪念赫尔曼卫生系统的传染病专家Linda Yancey博士表示,猴痘“绝对可能”通过钱、门把手、购物车等任何物品传播,不仅可以通过皮肤接触传播,也可以通过呼吸道飞沫传播!

目前,还有研究表明,即便离开了人体,猴痘病毒仍可在环境下存活长达35周!

显微镜下的猴痘病毒

美国国立医学研究院对猴痘病毒进行了气溶胶悬浮液研究,气溶胶中的猴痘病毒浓度在18—90小时之内保持稳定;与此同时,病毒有着在气溶胶中保持传染性超过90小时的可能!

第三,患处形态不断变异,极易误诊。



33岁的邝凯文(Kevin Kwong)讲述了自己的恐怖经历:

6月,他曾前往纽约参加一次活动,回到家就开始双手莫名发痒,并起了红疹。

“手痒得厉害,有时甚至疼得从睡梦中惊醒,好像手被按进滚烫的开水里,怎么都拔不出来!”

随后,红疹迅速出现在了手臂、脚踝、手肘等各个部位……


起初,他认为是湿疹,毕竟这些红疹和之前猴痘的外部表现差异太大,完全不一样……


他到医院,医生也诊断为“湿疹”。

然而,在服用抗生素和类固醇后,他的症状不仅没有缓解,反而迅速炸出了更多红疹!

之后,他又前往紧急护理诊所,第二位医生诊断为“疱疹”,并认为还可能有“疥疮”。

但治疗依然无效,眼看脸上的红疹已经开始流脓渗液,最后嘴巴、喉咙甚至眼睛下方都不断冒出红疹,他痛苦并绝望着……

前前后后,他一共预约了6次诊疗,去了2次急诊,每个医生的答案都不同——皮疹、湿疹、疱疹、疥疮。

没有一个医生认为是猴痘。

因为只是红点,不凸起、不巨大,外观完全不一样。



就这样,整整煎熬了1个多月,他终于在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CSF)的医学中心被确诊为“猴痘”,而此时的他已经症状“危重”,眼睛长疹,渗滤液导致险些失明。

外观已经变异,难以察觉、极易误诊,这就是眼下非常危险的猴痘病毒。

第四,猴痘已经出现了“阴性感染者”。

33岁的邝凯文感染后,多名医生会“集体误诊”,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他先后做了2次“猴痘”病毒检测,结果全是阴性。

这或意味着,猴痘已经和新冠一样,开始出现了阴性感染者。

目前,猴痘的危重症患者占比约10%,

感染者除了外表不适,还可能危及生命。

03

猴痘病毒,也在不断变异。

如今的变异毒株更加狡猾,感染者会先出现类似流感症状,包括发烧、淋巴结肿大、身体疼痛、全身疲惫等等,然后才开始显现出典型的症状:皮疹。

8月20日,一名美国德州的男子Luke Shannahan讲述了自己的感染经历,他绝望地告诉记者:

“症状比新冠还严重100倍!就像有人在身上不停地扎针。”


一向身强体健的德州男子Luke从未想过,一场蹦迪,会将自己带入地狱。

8月10日,他突然接到了达拉斯卫生局的电话,通知他成为了猴痘病毒的密接者,同他一起去酒吧和音乐节的朋友们,全都阳性了。

接到电话的第二天,卢克开始发烧,高烧持续了3天,还伴有头痛的症状,淋巴结肿得无法吞咽口水。

“我觉得我的淋巴肿得像青蛙。”

谁知,高烧刚退,水泡就来了。



“这些水泡高高肿起,每当有东西擦过,就如同有人用刀在一寸寸割我的皮!整个疼痛都是持续的,没有间歇……”

此刻他无比懊悔,为什么要去酒吧,到底是谁感染了我呢?

但他浑身剧痛,头疼欲裂,根本想不明白。

去年夏天,他感染过新冠,

但他坚决地说,猴痘和新冠没法比!

“猴痘比新冠糟糕了100倍!这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极度疲劳感,浑身火辣辣的疼,好像有人拿着一团针,不停地在扎你!”

而且,患病的时间也比新冠长,在出现症状后的整整10天,他才感觉略有好转。


出门喝个酒吃个饭就感染了猴痘,几率是不是有点太高了?

其实美国FDA局长早在7月18日就已发出警告:猴痘在美国可能已经失控了!

斯科特博士(Dr Scott Gottlieb)接受采访时表示:“控制这种疾病的窗口可能已经关闭了。”

由于检测覆盖率低,目前汇报的全国总数可能只是实际数字的一小部分。

而作为美国的邻居,加拿大的猴痘疫情也在迅速扩大,在最近2周内翻了将近一倍!


不仅如此,猴痘病毒已经打开了亚洲的大门,新加坡、韩国、中国都已先后证实出现首例!

感染人群也从主要是男性,扩展到了女性和儿童感染病例,甚至可能通过胎盘从孕妇传播给胎儿。

看看全球的感染地图,几乎每个州都出现了猴痘的踪迹。


从一开始的个位数,到今天的53000例感染,

猴痘,仅仅用了3个月。

而且科学家发现猴痘病毒已经发生了50处基因突变,感染的人越多,变异就越多,传染性可能会发生更大的剧变。

也因此已有专家预言:今后传染病只会更加可怕。



04

近日,在全美各地的猴痘疫苗接种中心,接种疫苗的民众排起了长队。

一些人凌晨就开始排队等候接种疫苗。


虽然,目前中国大陆还没有报告本土猴痘病例,但中国的大多数人群(特别是1981年以后出生的人群)没有接种天花疫苗,缺乏对猴痘病毒的免疫保护背景,这导致了大量的人群容易感染猴痘。

而随着中非贸易及非洲工人和游客数量的增加,猴痘输入的风险也在客观上有所增加。

因此,未雨绸缪,非常关键。

中国国家卫健委已发布了《猴痘诊疗指南(2022年版)》,指出:各级卫生健康行政部门、中医药管理部门要高度重视,认真组织做好猴痘诊疗相关培训,切实提高“四早”能力,一旦发现猴痘疑似病例或确诊病例,应及时按照有关要求报告,并全力组织做好医疗救治工作,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


图源:国家卫健委官方网站
5.3万例,显然不是猴痘疫情的终点。

目前,我们已经知道的事实是:

1、猴痘可能通过气溶胶、飞沫、接触等多种方式传播。

2、感染人群几乎涵盖了所有年龄段、不同性别群体。

3、猴痘已经发生变异,不仅外观越来越难以察觉,而且已经出现了“隐性感染者”、明显症状延迟等,越来越难以查出……

4、已在亚洲多国和中国出现,危险迫近。

而我们能做的,只有严防外输,勤洗手消毒、戴好口罩、谨慎防护。

来源: 瓜妹小甜

 30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