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启晁诗歌(外四首)

罗启晁诗歌(外四首)

◎河流快要死了

河流快要死了
那丝带一样远去的流水
是它不甘咽下的
最后一口气

芦苇披麻戴孝
虾蟹无限悲伤
重见天日的石头
分外欣喜

太阳落下
月亮升起
黑白循环更替
死亡散发出生的气息

◎鹫峰寺

秃鹫张开翅膀
天空就暗了下来
秃鹫的眼光像闪电
直接击中那些小动物脆弱的心房
秃鹫弯弯的嘴巴
散发出腐尸的气味

一只秃鹫经过白凫岭
白凫岭寺庙里的梵音让秃鹫
停了下来
静了下来
寺庙里的梵音把秃鹫的心滤洗了一遍又一遍
秃鹫血液里流淌的残忍和杀戮
被滤洗干净
梵音撒播的良善和仁慈
在秃鹫的头顶长出了树荫
秃鹫收拢了翅膀
天空不再阴森
秃鹫的眼光逐渐柔和温润
像满目清亮的绿色
白凫岭的生灵像袅袅的梵音
悠游自在
白凫岭的山山岭岭
弥漫着草的清香和花朵的芬芳

注:鹫峰寺坐落在吉水县八都镇白凫岭山麓,因寺旁有一山崖形如秃鹫的嘴巴而得名。

◎我开始羡慕那些蚂蚁

每次遇见蚂蚁
它们总是步履匆匆——
要么是在四处寻找食物
要么是扛着食物走在回家的路上
它们是如此辛劳
它们看起来总在为下一顿奔波

而现在,我有点羡慕那些劳碌的蚂蚁
羡慕它们不会被静默管理
羡慕它们出门不必佩做核酸戴口罩
羡慕它们可以自由自在到四处行走
羡慕它们聚集在一起“吭唷吭唷”搬运食物
羡慕它们可以尽情享受太阳赐予的香喷喷的阳光

◎枣树

窗外有两棵树
一棵是枣树
另一棵还是枣树

在地下
它们的根须早已缠绕
在空中
它们的枝叶随风亲吻

妻和我十指相扣
从她含情脉脉的眼睛里我看见
我是一棵枣树
在我的眼睛里
妻是另一棵枣树

◎奔 跑

我所认识的每一只蚂蚁
不管它们多么的年少
或者多么的苍老
多么的羸弱
或者多么的强壮
它们总是在奔跑
或者在觅食的路上奔跑
或者在躲避风雨的途中奔跑
有的甚至在热锅里嚎叫奔跑
直到它们停止奔跑
它们依然在奔跑的路上

我不知道是何等的生活压力
让这些蚂蚁
一生都不敢停下来喘喘气  歇歇脚

作者简介:罗启晁,男,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小诗学会会员,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香港诗人联盟永久会员,加拿大海外作家协会会员,南方诗歌研究会常务理事,国际汉语诗歌协会吉安分会副秘书长,吉安市诗歌委员会副会长,庐陵文学院副院长,吉水县诗词学会会长。在多种报刊杂志、网络平台发表诗歌作品,多次获奖,作品入选多种选本,出版个人诗集三部。

 41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