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的路易艾黎–艾黎义子邓邦镇的回忆

作者:邓邦镇

我小时候四岁失去母亲,七岁失去父亲。九岁时认识了路易.艾黎。从此以后艾老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对我关心,照顾,教育。和他在一起有许许多的故事和情形让我终生难忘。

作者上小学的时候(站在最后面高处的)

我从小喜欢画画,当艾老发现我的爱好非常高兴,一直鼓励我画画。每个星期六下午我们去看艾老时,我都会带一些课余画的画给他看,他要留下来,等下个星期六时我会带去新画给他看。他会对我的画给予点评。总是夸奖多。



我的画曾经多次参加国际儿童画展並获奖,艾老得知我获奖由衷的高兴。

 

在艾黎家里

1956年国庆节,那时艾老正好住在北京饭店,我知道国庆节晚上会放花,一定会非常漂亮,艾老住房的阳台可以看到天安门广场,我带着画箱,画具去看艾老,提出来我想画天安门的夜景,艾老很高兴,马上把那个小茶几,台灯搬到阳台上,后来发现台灯不够高,艾老说你画吧,于是他就举起那个台灯照着画板让我画画,直到我画完。他很高兴。现在想起来他举着台灯照着我画完一幅画一定是很累的。

我从十四岁开始,艾老让我给他写的书画插图。例如他翻译的陶渊明诗集,张思德的故事,他写的美国作家路易.斯特朗,乔治.何克,云南老中医的故事等等。以及他自己的诗集封面画。

每当我完成一幅插图画后,艾老总会拿出四元钱,说这是你的稿费,其实书还没有出版呢,他说我给你存起来,没有多久他就给我办好了一个银行存折。这是我第一次得到的存折。

艾老说你需要什么东西我给你买很容易,但你不懂得爱惜。你需要的东西用自己劳动挣的钱去买你会懂得爱护。

作者与艾黎在北戴河

艾老总是鼓励我多到外面旅游,一方面可以画写生,一方面可以了解社会。我就用我的稿费和艾老支助的钱在假期跑了不少地方。有一次和一位同学骑自行车去天津,塘沽,冒着一会太阳一会大雨跑了一百多公里。还有一次去湖南,下了火车我靠着地图和指南针徒步沿着南岭广东和湖南交界的地方走了几百公里。回到北京我去看艾老,一方面给他看我写生的画,一方面给他讲我的见闻。他总是很感兴趣的听。

作者全家到医院看望艾黎,帶给他两件卢波(作者的夫人)做的新雕塑

我十七岁考上中央美术学院附中,十九岁考上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那一年成千上万的学生想考中央美术学院,我们油画系只收了4个学生。所以我能考上中央美术学院艾老非常高兴。他看我头发有些长了,就说你要进大学了,我来给你理个发吧,那么多年都是他给我理发的,这次理完发我要去学校了,艾老说你先别走,然后就拿了一顶他自己的帽子扣到我头上,那时是九月初刚开学,天气並不冷,我说我不冷不用戴帽子,他说会感冒的,戴上戴上。我只好戴着帽子走去学校,出了一头汗。回到学校我摘下帽子扔到床上就跑去操场玩去了。没想到同学看着我笑话我,他们说你理了个什么发啊!像狗啃的!我一听不知怎么回事,跑回宿舍找了个镜子一看我的头发确实理的怪怪的,不像过去艾老理发的样子。第二天我去艾老家,对他说我知道你昨天为什么让我戴帽子了!艾老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哎呀,我想你上大学了,我想要给你理个分头,可是我的技术不够好。

艾黎八十大寿的全家福照,右上角是作者夫妇

我从1981年开始每年他去海南岛过冬时我都会陪着去。艾老在海南岛每天都要坚持写作,只是在下午会去海边游泳半小时。有一天我们正准备去海边游泳,看到一个男孩子在附近玩,艾老说海南的孩子都这么壮就好了。我认识这个男孩,就对他喊到:阿勇跟我们游泳去吧。阿勇高兴的跑过来了。海南那位陪同人员说我,你怎么能随便叫人来啊。艾老马上说:是我让他一起去游勇的。后来艾老发现阿勇穿的衣服有些破旧,他给我一些钱让我到县城给阿勇买些衣服和学习用品。其实我们並不知道他是谁的孩子。后来才知道他是招待所厨师的孩子。以后每年去海南岛艾老都会要看看这个孩子。一直关心他。



有次在海南岛晚上睡觉前艾老要剪脚指甲,却够不着,我就接过指甲刀给他剪了。艾老说:我又剥削你啦。我说我从小到大剥削你很多了。他就笑了起来。

 

作者夫人雕塑家卢波在海南岛给艾黎做写生雕像

艾老有棵博大的爱心,每个接触过他的人都会感受到的。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他的。



 390 views